第一章 谁的流年应不悔

作者:榴莲糖|发布时间:2017-07-14 16:09|字数:3631

楔子

我在这世间或许已有千百年了,我已忘记很多事,可却清楚的记得那时的她决绝的语气“我不悔”,她该是不悔的,可是我却后悔了。如果当时……可早已没有如果了。

“大小姐,少爷还没回来。”老管家立于门外焦急的说到“这可怎么办?小姐,这么晚了少爷能去哪呢?”

我放下手中的笔,抬眼看了看窗外,月已中天了。

“管家,你先去休息吧,少爷会回来的。”

“唉……”管家摇头叹气。老管家在父亲逝世母亲伤心入庵就一直照顾我们姐弟,于他我是以对待长辈的尊敬对待管家的。

虽说老管家是看着我们长大,有些事或许他懂但却也无能为力,只因身处万俟家便有该背负的使命,我们不可以让家族蒙羞。

我回卧室取了允儿的外衣,沐浴着月光走在那条再熟悉不过的路上。过了明日,我便该离开了,允儿会幸福吧。

后山巨大岩石后允儿又醉在那儿,我上前弯腰将外衣盖在他的身上。准备起身时,一股力道将我制约住,我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中。

耳旁传来浓浓醉意的喃呢“姐”,我伸手抱了抱他,回应到“我在”。

“姐”

“我在”

“姐,姐……姐……”允儿的声音渐渐带着哭腔,“姐,我不想娶,我不娶她好不好?好不好……”

我没有回答他,因为我无法回答,我无法告诉他这本是你注定的新娘,如果没有我的话,一切都不会改变。允儿声音渐弱,终于睡熟了。

我从他怀抱里轻轻挣脱出来,为他盖好外套,便靠在一旁静静看着他,皎洁的月光撒在他的脸上,让我想到“公子如玉”,可这位如玉的公子是我弟,所以只能是我弟。

我看着高空中清冷的月亮,想起月冷冷的语言“明晚是最后期限,若你再不离开,你永远就只能在这浊世轮回,而这天谴必须由你自己承受,你可想清楚了?”

第二天我被侍女秋玉唤醒,醒来时已在自己的房间里,“小姐,该醒醒了,今天是少爷大喜之日。”

“嗯”我起身任由侍女装扮,心里没由来的一阵悲哀,今天是我弟弟的大喜之日是他娶他命中注定的女子,我该高兴的。

最终我在热闹非凡的锣鼓鞭炮声中清醒过来,我来到允儿的房间,我知道他不会乖乖听话的。

可是这次我错了,允儿房间安静的仿佛空无一人,只是那鲜艳的红刺伤我的眼,我推门而入。

“姐,我就知道你会来。”允儿立于桌旁,温柔的目光柔和的语气竟让我有种今日我才是他新娘的错觉,大红色的喜服由我的允儿穿着甚是好看。

在这一瞬间,我所有的不甘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,是啊,只要我的允儿能够幸福我怎样又如何呢?

我笑立于门前,静静地看着我的允儿一步一步走向我,我是多希望这一刻在此永恒。身后的门不知何时关上我竟毫不知觉。

我只听见允儿说“姐,我答应你娶,你也答应我不要离开好不好?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好不好?”

“姐,你是多自私啊,你自以为我会幸福,可是你是怎么知道我能幸福呢?”

“姐,你……”仿佛允儿说了很多,而我意识却开始涣散,终于不支在我倒在地下之前允儿接住了我,那怀抱依旧温暖我却感到寒冷。

“允儿,你……”允儿紧紧抱住我,狠狠道,“姐,你不可以离开我,绝不可以……”在我完全失去意识之前,我看到的不是允儿,而是那身白衣冷冷的眼神望着我,但我已无力抗争。

朦胧中似乎感到允儿坐在我的床边说了很多很多话,而我却什么也没有听清楚,断断续续的梦中,月站在我不远也无法触及的地方淡淡地看着我,我听见他的声音传来“莲儿,你回不去了,你可曾后悔?你可知你们改变天命会遭天谴,凡人的天谴便是灰飞烟灭。”

我看见他单手一挥,“你的东西我现在物归原主了,你收好这个,它能保你无虞……莲儿,你好之为之吧……”他声音越来越轻,直至消失。

在噩梦中久久无法醒来,梦中我看见允儿渐渐模糊的身影,我在他身后久久地追,直到白茫茫的一片,那种深入骨髓的恐惧,在心底我知道只有月能帮我,我奔跑着呼唤着“月……月……”

被一阵疼痛弄醒,半眯着眼看见的是允儿通红的双眼,死死地盯着我手紧紧抓住我,语气凄凉“月?你爱的人是月?你就是要为他离开我?你怎么可以?”

我不愿看他,别过头不再看他一眼,安静地闭上双眼,任泪水肆意,此时此刻的我深感无力,那种未知的恐惧包围着我,允儿我该怎么做?我要怎么做才能保护你不受伤害?允儿还是离开了,那孤独的背影仿佛下一刻便支撑不住。

侍女秋玉端着粥走到床前,带着哭腔说到“小姐,少爷守了你一天一夜了,你终于醒了!小姐,你吃点东西吧。”

我无力摇摇头,“秋玉你先下去吧,我想静一静。”

“小姐”秋玉还想坚持,“下去吧”片刻,世界安静了。

静静地躺在床上,眼神空洞,不愿思考任何问题,下意识的伸手摸向脖颈时,那粒陌生却莫名熟悉的种子,那是月离开时留下的,我久久不愿放开挂坠,它让我感到心安。

在我耳畔月的话不断回响,“灰飞烟灭”这四个字深深刺痛我的心,我的允儿怎么能灰飞烟灭呢?我怎么忍心让我的允儿灰飞烟灭?不可以!若有天谴就让我承受吧。

第二天我唤来秋玉帮我梳妆,佩戴最美的饰品,让秋玉找来允儿,我一个人站在湖边静静地等着。

很快,允儿来到我的身后,我们只是静静的站着谁也没有开口说话。最终允儿打破沉默,他轻轻地唤了声“姐……”

“我在”我低低回应到,身后的脚步声渐渐靠近,我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,放轻松靠在允儿的身上。

“姐……”

“我在……”允儿低头俯于我的耳边,“姐,你不会离开我的是不是?”

我突然僵硬,喉咙干痛到不能言语,我只是轻轻点了点头,在心里默念“我的允儿,姐姐怎么忍心离开你让你一个人呢?姐姐多想永远守着你啊。”

静静的让他拥着,享受这最后的温存,世界静谧的仿佛在这一刻得到永恒。也不知过了多久,允儿只是紧紧地抱住我,似乎怕我下一刻便消失了一般。“允儿……”

他静默无言,“允儿……”“允儿……”

“嗯”,我挣开他的怀抱,转身面向他,看着他温柔地笑着,我是多想他能够永远记住我最温柔的模样。

取下颈上的挂坠,抬手踮脚给允儿戴上,然后轻轻拥抱着他,“允儿,答应姐,永远不要摘下来好吗?”

“那你永远不会离开允儿吗?”

“嗯,只要允儿不摘,姐会永远陪着允儿的……”

“好!”我感觉允儿似乎有轻轻的颤抖,这一刻我们是在一起的,我满足了。

当我感觉自己的身体慢慢变透明时,我的心却变得无比轻松。回忆起那些画面,仿佛看见那时的我仅是一朵睡莲,那个明朗的少年经过我的身边悄悄地带走了我的心。

我仿佛看见自己跪于佛前,佛慈悲的看着我问我“你当真愿意舍弃你的一切去追寻一个虚幻的梦?”

“我不悔”。

那时的我满心是我那明朗的少年,身后白衣胜雪的月冷冷的注视我没有发现。他曾问我,你知道你一旦入凡尘,18年后无法归位你便再也回不来了吗?那时你这千百年的修行便会毁于一旦,莲儿你真的想清楚了吗?

月的百般阻拦也无法阻挡我寻那少年的决心,我义无反顾地去了凡尘。我满心希望地跳下仙台,感觉不到脱去仙骨的疼痛,只有那少年暖暖的笑看着我。

我失去所有记忆化作婴儿被抛弃于万俟家族的门前,我是允儿的姐姐,多么可笑的开始。

原来一切早已注定,我的爱情一开始便是个死局……我用尽一生所有的力气看向允儿的房间,那里明亮的灯火,他会和他的妻在一起,会很幸福吧。

我的允儿都长大了,他都有自己的妻子了,这样真好……我回到那个最初,明朗的少年温柔地看着我,虽然那时的我仅是一朵睡莲,那天阳光正好,笑容正好,我看着少年展现我如花的笑颜……

在这最后的一瞬间我突然好想告诉那个少年,“允儿,我是爱你的”可是我再也没有机会了。

尾声

我是月,本是与莲双修的睡莲,我陪着她一起修炼,看着她为成仙付出一切。我也曾问她为什么那么努力要成仙化作人形,她不回答我,只是抬头看着阳光傻傻地笑,从那以后我便不再问她,只是默默陪着她。

直到化作人形的那天看她跪在佛前说愿意放弃一切,才知道竟是为了那个可笑的少年。聪慧如她竟想不明白仙凡是怎样的差距,或许是明白的,可宁愿自己不明白罢了,天谴也无法阻止她,我是那么痛恨那个他。

她虽在佛前承诺18年后必会回来,可我却知道她回不来了,千百年的陪伴我是多么了解她。看着她一步步走向她自己编织的深渊,我却无能为力,我早该知道她是多么决绝的女子。

双修的我们本就有感应,所以莲儿消失时我是有感应的,可我却没有勇气出来见她最后一面,我的记忆中她还是最初的模样,没有看见是不是就说明她还一直在没有离开呢?

不由自主的我还是来到莲儿消失的湖边,只是这里早已没有了莲儿的气息,她这一次是真的消失了。我看见近乎崩溃的他瘫坐于湖边,对于我的到来毫无反应,看着他我心中好不容易压制的疼痛呼啸而来,我突然想就这一次违背莲儿的意愿吧,以后再也不会了。

“你知道吗莲儿把最后的机会给了你,你戴着的是她所有灵力注入的种子,是你毁了她……”我扬长而去,我知道这比杀了他更让他痛苦,莲儿为他付出了一切,为何他还好好的在这?

我本不是一个慈悲的人,我的温柔仅对一个人而已。背后的他痴痴笑着像是失了魂魄般,我没有看见他一把扯下颈上的挂坠毫不留恋的扔向湖中,只听见他喊到“姐……你回来啊……你个骗子……”,接着嚎嚎大哭。

不久,我看见远方天雷滚滚而来,我笑笑离去,一切早就注定了不是吗?

万俟家终是没落了,家族的小姐少爷都莫名消失了。年复一年,那个大宅子里杂草丛生,谁也没有发现池塘里那个新生睡莲悄然绽放。

<

>
举报不良信息X
举报类型:
色情暴力
  • 色情暴力
  • 广告信息
  • 政治反动
  • 恶意造谣
  • 其他内容
补充说明:
X
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
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

(0)

(0)

(0)

(0)

(0)

(0)

数量: 相当于100园丁币 去充值>>
赠言: